Generic selectors
Exact matches only
Search in title
Search in content
Search in posts
Search in pages

希望你能「感受」 走進鄒教華攝影世界的愛與真

【記者 蔡麗秋/採訪報導】

每日在手機裡、在臉書裡,都有令人欣賞不完的美景,看不完的故事。發現鄒教華,就是在臉書世界裡,能感受到他對攝影的愛。他不是素人,但他的攝影觀卻很簡單快樂。

鄒教華說:「我很小的時候,就想要一台相機了。」因為小時候,榮民伯伯拿相機幫他們家拍了一張黑白照片,至今,這張照片他還保存著,這是一張牽動他愛上相機的證明,讓他對相機世界充滿了渴望。受到環境因素,他自小必須打零工存錢,因為只有努力,才可能實現自己的想望。「我還記得大約國中,存好錢了就去買相機,老闆還說有相機就要有閃燈,所以我就連閃燈一起買了!」鄒教華笑著,似乎這回憶想起來一點也不苦,反而充滿成就感和開心。

小相機伴隨著鄒教華的時間並不長,青春好玩的人生階段讓他遠離攝影。直到當兵後,「想要一台相機」的念頭,又再次襲擊他,無奈須先承擔家裡經濟重擔,所以他也只能經常在相機店外,徘徊流連不去。「買不起」是一個現實問題,他說「想」了就「衝動」,所以他一直叫自己「不要想」,絕不能為了自己的想要,而做衝動的事。

▲鄒教華早期婚攝時的作品「婚禮」,喜歡用自己的想法,直接拍下。(圖:鄒教華提供)

民國九十九年,鄒教華在家人的支持下,總算有了自己的數位單眼相機,開心的他到處拍風景、做旅遊隨拍,朋友們常一起相互討論攝影作品,鄒教華也在此時,第一次看到婚禮攝影作品,產生了震撼,他沒想到現場的婚禮也能拍成這樣棒!就這樣,開啟鄒教華對婚禮攝影的關注和想望。「我一旦喜歡上某項事物或是被吸引,就會產生想去「做」的念頭,只要我覺得可以做,就想去完成。」鄒教華要的很簡單,只是完成自己的想望。

原本只是興趣,把婚禮攝影作品放在網路上,沒想到受到婚顧公司的青睞,鄒教華成了特約婚攝師,他全力投入學習如何成為一位好的婚攝師,帶著他的一機一鏡,白天上班,晚上修片,假日接案。

▲鄒教華在自己的婚攝作品裡「婚禮」,也常有自己獨見的表現,受到婚禮新人們的喜愛。(圖:鄒教華提供)

短短的三、四年婚攝工作,鄒教華拍了上百場婚禮,他告訴自己,要為他們拍下「自然」「感動」的畫面,因為人生大事的很多細微情感,都無法用言語表達。

這樣忙碌又感動的攝影生活,讓鄒教華驗證了自己的能力,也一場場見證了每對新人的人生中最幸福的那一刻。他常常拍到雙眼模糊,因為現場充滿親情及愛的氛圍,讓他的淚水止不住流了下來。

以前拍過的婚禮新人,還有人寫卡片給鄒教華,訴說已為人父母的他們,看著當時拍的婚禮照,滿是感謝,這舉止讓鄒教華很感動,覺得自己做對了,原來按下快門後的回憶,對人有這麼多意義。

▲鄒教華的作品「富貴角」在野百合盛開的時節,黃昏時分是攝影人十分熱愛的景色。(圖:鄒教華提供)

忙碌的日子讓鄒教華的攝影快樂感漸漸消退,他意識到已經完成當初的想望,於是他放下既有的成果,轉向風景攝影,希望能重拾過往對攝影「開心的玩」。

「我喜歡拍風景,因為感覺是去玩,很開心,又能把自己的興趣帶到想去的地方。」因此他開始在臉書觀看許多攝影作品,結交到許多好友。對於攝影的問題,鄒教華學習到一個結論-「攝影不是用看的」,無論是開口問,或是實際去做去練習,就會成長。

▲鄒教華近期很喜歡的一張作品「基國派教堂」是在禁止開放前的一天拍到。(圖:鄒教華提供)

「我現在只想要去玩啦!」鄒教華笑著說。自認是個逍遙派,並不想用攝影取得名利,反而在更自由自在。有次他要外出,家人問他拍照要看天氣,他回應去爬山而已,卻沒想到,爬山之餘,山頭上還見美景,拍到了雲海!

▲鄒教華近期作品「堅實」 (想法來自鷹石堅) ,他很少把自己置入美景裡,現在覺得似乎是一種不錯的回憶。(圖/鄒教華提供)        

「攝影一定要自己去想,自己去做。」鄒教華分享了重要的學習態度。「拍風景還蠻難的,最痛苦的是等待。」因為風象星座的他,喜歡隨心所欲找拍點,不用卡位,這樣可以讓自己更快樂。在技術面上,喜歡逆光或光灑下來所展現的美,並適時運用星芒做呈現,把自己的美及快樂展現出來。

▲鄒教華的攝影作品「桃源谷」,頗有一種自由自在的生活感。(圖/鄒教華提供)

「攝影,只要用心去感受,感受自己所要的東西,一定會一直進步的。任何人都一樣,只是快跟慢而已。」鄒教華指出:「攝影的思考不應該在器材上面,應該是如何展現。」現在他仍用著婚攝時的相機,在攝影數位化後,應該改變的是自己的想法,就算是手機也能拍出好作品。

鄒教華認為攝影是一門藝術,不應被侷限。「很多人以為拿著相機按下快門就是攝影,我稱此為拍照,不是攝影。攝影其實是內心對視覺影像的一種體悟,然後再將這份體悟透過手中的工具呈現出來。」對於一個愛攝影的人,最重要的是「攝影能帶給別人什麼,讓別人有什麼『感受』」,對他是很有意義的。

目前,攝影已是鄒教華生活的一環,他希望再多涉獵不同角度,讓自己的攝影路更寬廣,未來可能朝向較有故事性的作品,成為一個透過攝影講故事的人,讓攝影作品更美、更真。恰如他的個性,自由自在,不特別計劃,不特別安排,就一直真下去,期待讓攝影更有「感受」吧!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