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pdreams_ajaxsearchlite]

忍痛也要邂逅的的喀喀湖

【特約撰述 / 李飛彤】

告別很愛很愛的庫斯科,因著前往的的喀喀湖Lake Titicaca的路順,選擇以陸路方式進入玻利維亞,先前已聽說這不是個很好的決定,會遇上不可期的“刁難”,大家總也認為無剔可被挑,就決定走進玻利維亞吧!

玻利維亞和秘魯的交界處,很簡單的立了一個牌子,沒有任何安全人員的管制,很是特別!走進玻利維亞入境海關,傳說中的夢靨正式揭開序幕!

海關人員將我們遞上的資料,左翻右看,歪著腦袋撇著嘴,一副看來很懷疑的神情,最終對著第一位旅伴:copy!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懂他要求將護照去copy一份!當下大夥兒一陣慌,這地方哪兒來的影印店…幸好,玻國當地嚮導提前抵達,協助找到附近的影印店!

▲這就是祕魯和玻利維亞的交界,左方白色矮房,就是辦理入出境的海關單位。(圖/李飛彤提供)

夥伴印完衝回隊伍,將護照及影本交給海關官員,這老兄竟然又冒出“copy”!這啥玩意兒呀!這回叫她去印信用卡影本,又一個來回…接著又一次“copy”,要求將所有申請資料印一份回來!當下我們完全意識到,這就是所謂的“刁難”了,主要原因是我們堅持不給“額外的費用”,他就以此一個個的磨,原本可以兩分鐘搞定的過關,我們硬是被耽擱了近兩個小時,很生氣…..但是“copy”卻成了我們共同的笑話默契和回憶!

終於上車開拔前往心心念念的“的的喀喀湖”!

小時候讀地理,對於的的喀喀湖印象深刻,她是南美洲最大的淡水湖泊,位於秘魯和玻利維亞交界的安地斯山脈,60%是屬於秘魯國土,另外40%則屬玻利維亞!湖面海拔3812公尺,面積8290平方公里,水深140-180公尺,至今是世界上海拔最高且大船可航行的高山湖泊,也是印第安人的聖湖!

▲從祕魯通往玻國首都拉帕斯(La Paz),必經此最高點。(圖/李飛彤提供)

從邊境啟程車行近七小時,翻山越嶺經過普諾(Puno)最終到達玻國首都拉帕斯(La Paz),我們先至酒店check in,然後再輕裝上陣拜訪Lake Titicaca!

才一進房間卸下行李,我突然明顯感到有狀況,一種疼痛感像是條狡猾的大蟲,從肩頸交接處,順著後頸快速向上攀爬直搗後腦,繼而蔓延整顆腦袋瓜!糟了!我意識到這應該是急性高山症,先前在庫斯科悠哉游哉的沒有任何反應,也就沒乖乖服用丹木斯!

當下立馬line極光旅友的家醫醫師,她囑咐我立即雙倍服用,同時搭配百服寧緩解頭疼症狀,道謝收線後猛吞藥丸強灌水,期望症狀盡快緩解!高山症有點恐怖,毫無前兆,如閃電般鬼魅附身,沒有及時妥善處理或緩解,嚴重者真的會…掛掉!

頂著顆要爆裂的腦袋瓜,飄上Lake Titicaca,湖面溫度有點低,風有點大!或許是頭疼欲裂又吹著冷風,覺得這頗為嚮往的湖,也沒什麼特別之處,只希望快讓我上岸!

▲搭乘小艇進入的的喀喀湖,航道兩側盡是密密麻麻的蘆葦。(圖/李飛彤提供)

遊Lake Titicaca最著名的行程就是上蘆葦島,顧名思義這些島完全運用當地特產的totora蘆葦堆積製造而成,剛登上這蘆葦島踩踏著軟綿綿又有點濕搭搭的感覺,很特別!這樣的島共有四十多座,一島一主人,其實也就是一家人,據說是當年為了躲避好鬥的印加人而退居湖面上,形成如今的規模及文化!

▲蘆葦島島主請我們穿上他們的傳統服裝,沒想到還有我的size。(圖/李飛彤提供)

島主很熱情的接待,先讓大家圍坐大半圈,大致講述這些蘆葦島的過去現在種種,此刻的我完全聽不進去也有聽沒半懂,結束團團坐後,自由參觀小島,有島主家人的房間,廚房…但…沒廁所,竟然要滑小船去他處解放,這個比較特別!

▲葦島上的小廣場,我身後的編織作品,全是印加的圖騰。(圖/李飛彤提供)

於此同時,島上居民會向遊客兜售紀念品,只是相當含蓄靦腆地介紹,我很豪氣的買了20條印加圖騰的項鍊!

▲對於印加圖騰風格的項鍊情有獨鍾,一口氣購入20條。(圖/李飛彤提供)

最後,島主建議大家體驗搭乘蘆葦船,大家開心跳上船,我則如太空漫步一樣的跨上船,此刻的我幾乎沒什麼戰力,再也無法強顏歡笑…Lake Titicaca妳很美,但是我真的好.想.睡.覺!

(作者為ACMC國際註冊教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