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ic selectors
Exact matches only
Search in title
Search in content
Search in posts
Search in pages

獨行踽踽提燈人-「龍瑛宗文學館」燃點文學薪火

【特約撰述 / 郎亞玲】

以日治時期相當具代表性的文學家龍瑛宗(本名劉榮宗)命名的文學館,在8月27日他的冥誕正式揭幕。這座具有紀念性的館舍坐落於他的客庄故鄉「北埔」。「北埔」這個純樸的鄉鎮,位於新竹縣西南方,經竹東入山區,一路風景秀麗;今以「東方美人茶」(膨風茶/椪風茶)、客家美食(擂茶、麻糬、粄條…..等)知名,加上冷泉、五指山、綠世界生態農場等周邊景點,被譽為新竹台三線觀光小鎮可謂實至名歸。

北埔在清代原為賽夏族及平埔族混居之地,道光十四年(1834年),淡水同知李嗣鄴指示姜秀鑾(客籍)及周邦正(閩籍)等人,組成「金廣福墾號」,以開拓竹塹東南山區(今北埔、寶山、峨嵋三地)的土地。但閩籍人士因駐留竹塹,紛紛退股,乃形成日後聚落超過95%均為客籍居民的狀況,北埔也因此成為台灣客籍比例第一的鄉鎮。國定古蹟金廣福、天水堂;縣定古蹟慈天宮、姜阿新宅、姜氏家廟、忠恕堂等,都是北埔墾拓史的重要史蹟與里程碑。

▲客委會主委楊長鎮與龍瑛宗女兒以及第三代、第四代參加文學館開館儀式。(圖/郎亞玲提供)

北埔在抗日歷史具有相當可歌可泣的一頁,一是乙未年間姜紹祖的抗日行動(即電影1895所述);一則是1907蔡清琳發動的「北埔事件」,客家子弟結合賽夏族與泰雅族隘勇聯合抗日,驚動日本當局。北埔地靈人傑,早在2009年,新竹縣文化局即已設立前輩攝影家南光的「鄧南光影像紀念館」;「名人故居」的保存、維修、活化,使新竹縣的名人館舍,不僅添增了地方觀光的軟實力,更在文化藝術的傳承上,更樹立了鮮明的典範。如竹東的「蕭如松藝術園區」、新埔的「吳濁流故居」,內灣的「劉興欽漫畫教育博物館」,以及五峰的「張學良文化園區」等。

▲王惠珍教授在仿作的龍瑛宗書房。(圖/郎亞玲提供)

龍瑛宗(1911-1999),1937年以日文創作小說「植有木瓜樹的小鎮」參與日本「改造」雜誌徵文,獲得「佳作推薦」獎,嶄露頭角,這是當時日本最具權威的文學獎項,也可說是當時台灣文學家所獲得的日本文學獎最高榮譽。傳回國內,震驚台灣文壇。1942年進入台灣日日新報社任職。戰後主編中華日報日文版,又轉任合作金庫工作。退休後,致力於跨語言(中文/日文)學習與創作,並以日語撰寫長篇小說「紅塵」,2006「龍瑛宗全集」共八冊,由國家台灣文學館出版,收錄了他全方位文類的創作作品。

研究龍瑛宗的權威陳萬益先生表示:「他的文學獨樹一幟,表現了現實底下陰鬱灰暗的生活圖像和心靈掙扎,對於台灣女性悲劇性命運的悲憫觀照,以現代主義個人式的內省和新感覺派纖細唯美的色彩,成為台灣文學不朽的篇章」。學者以為:小知識分子的苦悶;女性生命史的觀照、戰鼓聲中的南方謳歌、死亡書寫這四項主題,是台灣戰前戰後作家表現最具個人特色的文學成就。

▲龍瑛宗常設展一隅。(圖/郎亞玲提供)

然而,龍瑛宗文學館其實經歷了十多年的努力,才拍板定案。龍瑛宗二子劉知甫(長子旅日)最初屬意祖傳墓地捐給縣府作為紀念館,但因牽涉一些土地問題無法如願。後文化局覓得位在老街的劉家舊居,但已有租戶,且面積太小,乃再度作罷。目前的館址,是龍瑛宗就讀過的「北埔國小」,日治時期叫做「北埔公學校」的宿舍;這個決定頗為明智,因為日式老屋雖登錄為歷史建物得以保存,但若沒有明確的使用主題與目標,老屋也未必能創造新契機。可惜知甫先生已不在人世,未能親眼目睹開館盛況,所幸家族第三代已決定共同努力,扛起父親大願。

開幕展由清大台灣文學研究所王惠珍教授規劃,標榜龍瑛宗「北埔文學地景」的想像,讓17歲即離鄉背井的他榮歸故里,其作品的字裡行間,正可與小鎮風情和日式建築相呼應。曾經踽踽獨行超過半世紀的龍瑛宗,浪跡後重新燃點文學的薪火,讓當年文青提點今日文青,讓文學之河匯為文學巨流,振聾發聵、俯仰台灣文學新世紀。

▲龍瑛宗珍貴原版書。(圖/郎亞玲提供)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