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pdreams_ajaxsearchlite]

結合線上與直播 《馬尼拉動物園》反思疫情下的受困狀態

【記者 陳安婷/採訪報導】

一般人想到樂園,腦海呈現著都是西方世界中俊男美女的刻板印象,但在菲律賓編舞家伊薩・江森(Eisa Jocson)解讀下,那只是體現美國的價值觀和存在,支撐英雄動物的副手角色往往是由國際高階勞工菲律賓人扮演,於是在2020臺北藝術節新作《馬尼拉動物園》(Manila Zoo)中,聚焦迪士尼樂園,透過人與動物的權力關係,探討勞動與階級、隔離與受困,提供深沉又真實的省思。

伊薩・江森是享譽歐洲的菲律賓編舞家,長年以舞蹈探討勞動、反映現狀,曾獲得2018年菲律賓文化十三藝術家大賞、2019年HUGO BOSS亞洲藝術家大獎。《馬尼拉動物園》是他自2017年發展「樂園」(Happyland)系列的第三章,此系列審視全球化娛樂產業下的勞動、生產及身體。首部曲《公主煉成記》(Princess)解構大眾心目中「理想夢幻」的公主形象,二部曲《殿下》(Your Highness)讓一群芭蕾舞演員進入迪士尼的員工隊伍,《馬尼拉動物園》則將焦點放到迪士尼扮演動物的眾多勞工。

▲《馬尼拉動物園》中,伊薩和4位藝術家扮演動物及迪士尼樂園的動物表演者。(圖/臺北表演藝術中心提供)

疫情影響,伊薩與演出者在菲律賓透過網路直播演出《馬尼拉動物園》,觀眾則於8月28、29日兩日,進入臺北市中山堂中正廳,伊薩和4位藝術家扮演動物及迪士尼樂園的動物表演者,邀請鏡頭前的觀眾與其遠端相會。伊薩表示,動物園和劇場主要都是「觀看」某個東西,而「被觀看」的舉動,也同時存在。透過直播,觀眾進劇場觀看直播投影,螢幕裡的表演者,同時也回看在漆黑劇場的觀眾。

伊薩表示,在樂園中,動物們被擬人化,呈現相似的行為模式,如猴子、蟋蟀、魚是助手,獅子是唯一的王,體現美國的價值觀和存在,而扮演支撐英雄動物的副手角色,往往是由「令人滿意的國際高階勞工」菲律賓人所擔任,菲律賓人完成樂園裡扮演動物的勞動工作,也從快樂的擬人化動物,變成被捕獲的實際動物。

▲透過遠端直播藝術家們的擬人化表演,對觀眾或表演者都極具創意。(圖/臺北表演藝術中心提供)

伊薩指出,美國文化根植菲律賓,菲律賓人普遍認同這一套迪士尼的美國價值,從心理到身體都被潛移默化,讓菲律賓演員產生一種紀律身體,進行陪襯角色的動物表演,而迪士尼樂園也變成一個象徵幸福的烏托邦動物園。

《馬尼拉動物園》不僅反映迪士尼樂園勞動狀態的不平衡,也思考受困與囚禁。受到新冠病毒疫情的影響,菲律賓實施嚴格的隔離政策,總統又於7月初簽署通過「反恐怖主義法」,以遏制恐怖分子的威脅。伊薩表示,隔離讓人的自由受限,而獨裁則讓人民的隱私被侵犯,某種程度上,我們就像動物一樣被監禁了。

▲表演藝術助們與鏡頭前的觀眾遠端相會。(圖/臺北表演藝術中心提供)

對聲音深感興趣的伊薩,在創作《馬尼拉動物園》的過程中,也作了很多聲音的調查,並與德國跨領域電子音樂家夏洛特・西蒙(Charlotte Simon)合作,不僅會以迪士尼角色方式歌唱、說話,還會和扮演動物的演員們舉辦一場演唱會。

臺北藝術節策展人鄧富權表示,疫情讓時間、空間與行為的限制越來越明顯,在跨國、隔離帶來的距離中,伊薩運用科技,嘗試演繹一種新的表演形式。《馬尼拉動物園》透過人與動物、勞動與再現、看與被看等權力關係,一層一層地拆解「受困」,也藉此邀請所有人一起審視自己與他人的受困狀態。

▲菲律賓編舞家伊薩・江森運用科技,演繹新的表演形式。(圖/臺北表演藝術中心提供)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