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x
Generic selectors
Exact matches only
Search in title
Search in content
Search in posts
Search in pages
menu x

緬懷悲壯留住歷史 我寫將軍點滴在心頭

緬懷悲壯留住歷史 我寫將軍點滴在心頭

【大媒體/綜合報導】

動念寫我成長的地方,屏東市勝利新村,也就是「將軍村」,已經是四、五十年前的事了,當時只覺得那裡從不同省份住到一起的左鄰右舍,互動是那麼親切,簡直就跟一家人一樣,從早晨起床之後,就互動生活,分享喜怒哀樂,但是又相當克制感情,直到晚上回到各自的家休息睡覺,準備迎接第二天的相互影響。逐漸長大以後,生活圈子從我家居住的勝義巷,我們稱之為「二巷」,由這裡延展出去,一巷、青島街(三巷)、四巷、五巷。後來慢慢知道勝利新村就跟全台灣很多眷村一樣,住的都是軍眷,但是也認識到,勝利新村跟別的眷村不太一樣,這個村子的八十戶人家居住的眷舍,是日本人留下來的航空隊飛行員的宿舍,抗日戰爭結束,1946年,孫立人將軍調到台灣擔任陸訓部司令,他將追隨他打抗日戰爭的幹部,陸續調來台灣鳳山,展開美式的訓練,積極為尚未結束的內戰培訓戰士,直到古寧頭戰役之後,確定兩岸分治,孫立人將軍的練兵行動才終止,沒多久,孫立人將軍就遭指控涉嫌「兵變」,被幽禁在台中市向上路的官舍,四十餘年後才被解禁,直至凋零,名譽都沒得到平反。

    而居住在勝利新村的幾十位將校軍官的人生發展,就因為所謂的孫立人兵變事件而終止,這裡住著陸軍副總司令葛南杉將軍等數位將軍,我的父親李法寰先生,雖然軍職最後以上校退役,如果不是一張與孫立人將軍、葛南杉將軍的合照,透露出他當時是陸軍第340師少將副師長,老實說,我根本不相信他曾經官拜少將,這其中有太多事實被掩蓋,尤其是他的資料,在他晚年的時候親手燒掉了,唯一遺漏的是一篇自省的文字,寫在軍需紙張背後,相信是打草稿,在這份文字裡,對父親的生平才撥雲見日了一小部分,那是在父親過世之後,夾在一本梁實秋先生編的遠東英文辭典裡。

花蓮的山青水秀,是李康年安身立命的好地方。

    我之所以會對將軍村這個題目有興趣,是因為在這個村子看到過太多怪事,父執輩們彼此認識,但是平常鮮少有來往,多半是過年的時候,才互相拜年道個恭喜,然後,明年見。當時不了解這是什麼原因?直到多年後,陸續聽到一些傳言,才慢慢知道一些資訊,原來這裡面藏著很大的秘密,不能告訴孩子們的。我在好奇心驅使下,開始有了寫下「將軍村」的念頭。由於我進入影視界,生活不安定,壓力很大,沒有時間來完成心願,直到二十年前,對寫劇本這件事感到很厭惡,就到花蓮私立國光商工教影視科,與多年老友,中國時報的記者王正良先生聊起,他鼓勵我一定要寫出來,否則對不起歷史,我才興起了完成「將軍村」的念頭,誠如王正良所說,我不寫,沒有人會寫。

    最初,我定名為「勝義巷」,這是我家居住的巷弄的名字,主要寫巷子裡的十一戶人家,後來覺得太侷限,不能呈現整個村子的特質。直到前幾年,陳雨鑫先生介紹我認識時任屏東縣副縣長的鍾佳濱先生,獲得一筆二十萬元的資金,在蕭氏基金會蕭會長、勝利新村自治會呼光驥會長的全力協助下,拍攝了五位將軍夫人對往事的追憶,「將軍村」的前導部分,這就是「將軍村」正名的來由。剪接完成之後,在屏東市成功路的孫立人行館公開播放,幾位將軍夫人觀看之後,都很高興,當時擔任華視執行副總經理的胡漢新先生,特地安排「將軍村」在「華視新聞雜誌」節目中做播出。我很清楚,這只是開始,距離完成還有很常的路要走,因為還有更大、更完整的紀錄要完成。

    完成了紀錄片的前導,我有了簡單的輪廓,於是展開將軍村的寫作工程,在沒有具體結構與章節的規劃下,我開始寫作,一篇篇800字或1000多字的短文,就斷斷續續在臉書上PO出,家母王鴻儀女士,有意思把她跟父親交往到結婚生下三個孩子的事情寫出來,她說寫就寫,陸陸續續幾萬字就完成了,我給了個標題「母親有話說」,逐篇在臉書發布,弟弟加入對我的書寫提出他的資訊,也完成了幾篇「老弟有話說」,於是,母子三人聯手,在不同的角度,運用不同的資訊,完成了「將軍村」,這種寫作的方式,是我從來沒看到過的,很有趣。

資深編劇及導演李康年,新書「將軍村」有緬懷光榮留住歷史的文史呈現。

    隨後,妹妹李薇薇跟妹夫馬毓寧的兒子馬治國先生,從歷史的角度,調查、整理資料,寫了一篇「勝利新村」的考證文章,那時候他讀研究所,我把他的力作也收進這本書,於是,家族老中青三代,在母親領軍之下,完成了這本書,而特異的體例,就成了這本書獨特的風格。

    寫作這本書的兩年期間,得到我愛妻王秀縣在精神跟生活上,無微不至的照顧,王正良永不中止的催促與鞭策,和展傳播公司徐嘉森、徐家村賢昆仲的支持,林慧俊製作人的鼓勵,華視節目部經理張朝晟先生,名製作人鄭朝城先生,名音樂製作人夏春湧先生,民視前總經理陳剛信先生,指示郝孝祖協理牽我為編劇顧問,安排我寫「春花望露」的劇本,對我的支持,資深演員陳淑芳女士、翁家民先生、王中皇先生、楊安立小姐、喜翔先生的關懷,金馬獎導演李祐寧、資深導演王時正、王曉海、向陽,本書的編輯胡世詮夫婦、封面設計鍾政修先生,我美和中學高中第一屆的同班同學與班導師廖湘鴻老師…以及無數的朋友在背後的集氣、這份支持的情意,讓我深銘五內,在此一一申謝,沒有你們,這本書將無法完成。

    如今,「將軍村」即將付印、面對讀者,我階段的任務已經完成,他將呈現在您的眼前,希望不會讓您失望,朋友,下一本書上路寫作了,我們再見!

    感謝將軍村跟我一起度過的同伴!

李康年       2017729日晨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