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pdreams_ajaxsearchlite]

臺北藝術節「共想吧」三組全新展演 看創作者聚焦世代、開啟未來想像

【記者 陳安婷/採訪報導】

臺北藝術節的「共想吧」單元,是打造論述思考的平台。今年3組臺灣藝術家發展中的全新創作:林宜瑾《工尺鼓詩》、葉名樺《SHE》、「鬼丘鬼鏟」《圖書室錄音》,聚焦世代與集體,藉由過去和現在之間的傳承與對話,擴增面對未來的力量,將在9月5日起陸續展演,不僅媒合臺灣與亞洲藝術家開創新的藝術面向,也呈現藝術家與觀眾之間最真摰的對談。

策展人鄧富權表示,研究與批判性思考是藝術創作的重要基礎,「共想吧」讓不同領域、各國的藝術家有空間及較長的時間,能更深入的調查及對話。2018年首次推出,便以一系列的講座、藝術家對談、製作人網絡與節目來回應亞洲近年來社會運動的現象;2019年,呈現5組由臺北表演藝術中心與國際合作平台共製的發展中創作,專注於創作者的觀點與實踐過程;今年3組作品透過集體與個人的視角,探究知識和經驗的傳遞,以及世代之間的記憶課題。透過「共想吧」,讓臺北藝術節培養新、中生代的藝術家,創作更豐富的作品。

▲策展人鄧富權(左起)、編舞家林宜瑾、編舞家葉名樺及導演李奧森,暢談此次創作過程。(記者 陳安婷/攝)

以非典型空間為主要創作的臺灣獨立編舞家及舞者葉名樺,源於對自身的好奇,便參照歷史上著名女性舞蹈家、編舞家等,透過她們的生命故事,與她們對話。結合不同媒介,葉名樺刻意打破東西方界線,運用不同的身體表演,以講演式展演呈現《SHE》,向二十世紀橫跨歐亞的舞伶–現代舞之母Isadora Duncan、日本舞踊、舞踏、橫濱瑪莉(西岡雪子)及英國知名芭蕾舞伶Margot Fonteyn回顧並致敬。

《SHE》的演出分成三段,第一段以朗讀念書的方式,與觀眾分享鄧肯的著作,討論身體的自由,探尋自身對於身體的運用,以及他人是否能定義獲認同自己的身體。第二段透過曾在日本看藝妓演出的經驗,帶領觀眾從歷史進行身體的探究,如表情、姿勢等肢體運用。最後一段則探討被視為精緻舞蹈的芭蕾舞,為何卻被現代視為老東西。葉名樺表示,此次她跳脫以往的創作空靈,希望帶給觀眾看舞蹈的線索,藉由互動的過程,連接不同思想領域的辨證。《SHE》於9月5日至6日在臺北試演場演出2場。

▲▼舞者葉名樺,運用不同的身體表演,以《SHE》向二十世紀橫跨歐亞的舞伶致敬。(記者 陳安婷/攝)

臺灣編舞家林宜瑾從阿公的亂彈戲手抄本「工尺譜」出發,以講座式展演的形式,在工尺手抄本一頁頁的時間切面中,結合北管、古箏、鋼琴及影像等,帶領觀眾踏上從記憶潛入歷史的旅程,探索人與生長土地的連結,以及自我生命對身體的挖掘,《工尺鼓詩》於9月5日至6日在臺北試演場演出2場,不妨跟著創作者追尋台灣文化,探索傳統與當代對話的可能性。

林宜瑾以探索自身文化為出發點,透過深入調查在地文化、語言、社會歷史等,看見在這塊土地成長的身體是如何構成。《工尺鼓詩》邀請觀眾一起回溯傳統中的變與不變,林宜瑾表示,當生活在演變的時候,傳統的東西也在變,只是什麼是可變,什麼是精神,如何保留下精神,在其他位置上創新發展。透過《工尺鼓詩》,林宜瑾尋找身體承載了什麼?爬梳之後,可否繼續往下前進。她更期許在追尋的過程中,找回與上一代對話的方式,藉由理解或感受,進而欣賞那些過往的美好。

▲透過《工尺鼓詩》,林宜瑾期許找回與上一代對話的方式,感受過往的美好。(記者 陳安婷/攝)

▲林宜瑾從阿公的亂彈戲手抄本「工尺譜」出發,以講座式展演的形式呈現《工尺鼓詩》。(記者 陳安婷/攝)

獲得2017年台新視覺藝術獎的「鬼丘鬼鏟」,主創李奧森今年與攝影師陳藝堂及藝術家馬可斯・盧騰思合作,延續去年《VX》,進一步創作《圖書室錄音》,融合電影影像、催眠、聲音等元素,引導觀眾展開意識的旅程,思考暴力在集體意識中的位置,以及暴力在人身上留下的痕跡,於9月12日至9月13日於空總臺灣當代文化實驗場聲響實驗室呈現6場。

「鬼丘鬼鏟」擅長以暫時性情境建構,進行現場藝術創作,讓觀眾進入裝置、聲響、催眠術等場景調度組成的三維空間。目前鬼丘鬼鏟作品以都市暴力、全球政治動亂、身體記憶、歷史重演及觀眾參與的集體心理狀態與詮釋為主軸。導演李奧森表示,全球因疫情進入限制個人移動自由、政府擴權的半休眠狀態,期望在《圖書室錄音》討論集體的消失,以及集體停滯狀態是否可帶來對未來的新想像。

▲「鬼丘鬼鏟」主創李奧森介紹《圖書室錄音》。(圖/臺北表演藝術中心提供)

《圖書室錄音》會將觀眾放入「表演性、感官飽和度較低」的狀態,設計微光照的環境,運用空總聲響實驗室的立體聲響設備,播放馬可斯錄製的催眠感錄音,以及李奧森訴說哲學文本的聲音,讓觀眾在聽覺的引導下進行群體思考。另外,會播放影片,並由陳藝堂發展一系列的影像紀錄,透過調度物件、機器、人物的方式,設計時間中止及不同性質的睡眠狀態,捕抓睡眠與死亡之間的飄浮時刻,呈現人在充滿暴力的時代所面臨的心理困境。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