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neric selectors
Exact matches only
Search in title
Search in content
Search in posts
Search in pages

逃離部落走進阿迪斯阿貝巴大學

【特約撰述/ 李飛彤】

從來沒有一次旅程會如此意興闌珊,尤其是離開了摩西族(Mursi),那種距離文明世界十萬八千里遠的原始部落,那種沿途赤身光腳敲車窗的孩子,那種乞求合照獲取微薄小費的族人…..在在讓人不捨卻又做不了什麼的感覺,很不舒服!當然還有一個主要原因,部落間長途跋涉的顛簸路面,幾乎整天窩在悶熱的吉普車中,搖晃的時間佔去大半天,我和旅伴達成高度共識,提前回阿迪斯阿貝巴!

阿迪斯阿貝巴(Addis Ababa)畢竟是衣索比亞的首都,城市建設的文明程度相較部落,真是天堂和地獄,嚮導開著車導覽城市,途經一處金碧輝煌佔地廣大的建築,歐~~原來是總統府!

▲街頭不時出現背著黃色水袋,步履蹣跚的婦女。(圖/李飛彤提供)

然而,距離總統府車行距離僅十五分鐘的街區,住宅,商店…依舊破落髒亂, 沿途仍見辛苦的婦人駝著從補給站裝滿水的黃色水袋,或是步履蹣跚背著相當大坨的乾稻草或牲口的乾糞便,只為了回家生火開灶,他們的生活好難,好苦!只是…某些“少數人”,看不見!

▲.弱小身軀的婦女,幾乎被大坨乾葉完全淹沒。(圖/李飛彤提供)

我很好奇地問嚮導:為什麼在部落裡幹粗活的是女性,路上扛水駝草的也是女性,男的都去幹什麼了?嚮導開玩笑指指司機:開車呀!接著再用手敲敲車窗,指著路邊三五成群,閒坐翹腳聊天的男性,有點不屑的說:他們就幹這些呀!衣索比亞男尊女卑的觀念,似乎相當明顯,我必須說,台灣的女性同胞呀!妳們真的真的真的超級幸福嘿!

每到一個城市,很喜歡找當地的大學逛逛,感受校園的氣氛之外,也順便讓自己被感染一些年輕的氣息與活力!因此,請嚮導帶我們找到阿迪斯阿貝巴(Addis Ababa)最著名的大學,就是Addis Ababa University(AAU),哈哈!

▲歷史悠久的阿迪斯阿貝巴大學。(圖/李飛彤提供)

AAU成立於1950年,是衣索比亞最古老且規模最大的高等教育和研究機構,台灣和衣索比亞並無實質外交關係,但是AAU仍有不少學生選擇赴台深造,甚至衣國學生曾在台科大的協助之下,將家鄉的咖啡豆行銷進入台灣市場!

我們很幸運,在校園中竟然遇到一群穿著畢業服在拍照的碩士畢業生,當然不能錯過一起感受畢業的興奮和喜悅,厚著臉皮就來個亂入,幸好學生們相當熱情,不但不排斥,更是一個接一個地用不同手機輪著嘻嘻哈哈拍呀拍!真性情,零距離,無隔閡,很自然的快樂,這是旅行中,最最享受的美味!

▲遇上一群熱情的碩士畢業生,衣服顏色和畢業服毫無違和。(圖/李飛彤提供)

一陣喧鬧拍照,互道珍重後,我和旅伴才討論發覺,怎麼全是男生沒有一位女生呢?於是就在校園中開始東逛西晃兼東張西望,期望能尋覓一位女畢業生也來增色一下!果然,皇天不負,終於看到一位女畢業生,趕緊手刀加箭步,先向她的父母打招呼並取得允許,正當要合照之際,才赫然察覺這位女孩竟然雙眼失明。

▲攻讀英國文學的全盲女碩士,令人佩服至極。(圖/李飛彤提供)

心中又是一陣莫名的酸楚,在這個女性地位不高的國度,眼前這位全盲的女孩,不僅取得了碩士學位,而且還是專攻英國文學,真是佩服到最高級!

逛進教學大樓,或許是學期結束,因此走廊燈光昏暗,教室桌椅凌亂,走著走著看到公佈欄上張貼的成績單,竟然都是用筆書寫,分數等級普遍不高,不知道是教授太嚴格?還是學生太混?突然想到自己大學期間,好像也是這般等級的貨色…哈哈!

▲AAU教學大樓公布欄上很有趣的成績單。(圖/李飛彤提供)

旅途中高度憧憬的除了當地獨特的山川地貌之外,人文的體驗和交流,總能恰如其分毫不做作地為行腳者增添色彩,也總能在日後每每回憶述說的,都是這些真實且有溫度的小故事,聽起來未必動聽,在心中,卻能譜出一段令自己完全放鬆的爵士樂曲,尤其在沈靜獨處!(作者為ACMC國際註冊教練)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