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pdreams_ajaxsearchlite]

OTT專法 產業發展深陷困境 NCC規管媒體 網路特性失序 危機四伏

【記者 辛澎祥/採訪報導】

NCC連續召開兩次OTT專法公聽會,企圖要爭取影視音業界的支持,以立法監管媒體的手段,讓市場競爭趨於健全,以法的規範基礎將OTT導正至以網路為主體的管理模式,延伸至相關網路規管領域,用意可見,仍無法脫離傳統媒體監管手法,使網路的無國界特性蒙上人為手段約制的陰影,OTT專法的未來發展結果令人難以預料。

據了解,目前NCC所提出的專法草案,不外乎強調的是抓大放小與低度監管的方式,並以正規登記來掌握業者動態,並祭出相關法令,用跨部會的經濟部、陸委會及文化部等組織法規,合力來針對OTT專法的監管可能性,加大權責之同時,明確在中資與境外OTT集關的跨國營運行銷上建立嚴密管理網絡,讓有形的法令網來約制無形的影音串流網,讓人感到格外突兀。

▲NCC委員率處室主管列席公聽會。(記者 辛澎祥/攝)

從業者公開提出的建言中,無疑的,以強調打擊非法盜版,維護登記的合法業者之經營權益為主軸,並對網路無國界的人為管理方式感到不解。

法界代表都認為部份條文語意不明,界定不清,對影視音產業的發展並無助益,公協會亦表達專法草案條文的疊床架屋,易對業者建構不信任感的情緒,希望補強相關法令的規管內容與條文,即可讓專法退場,不必用重複條文規範再做管理業者。公民團體則呼籲主管機關要明確界定節目內容與本國節目製作比例的重要性,網路節目的管理較難駕馭,NCC是否能在相關法令上找出合宜條文做出對專法影視音業者的規管待遇,以避免產業陷於恐慌境地。

▲代理愛奇藝OTT行銷的歐鍗鍗公司董事長范立達,認為專法具有針對性有失公允。(記者 辛澎祥/攝)

職是之故,當20家本土OTT業者與多家境外及中資OTT業者相繼在台發展營運下,在業者本土化結構發酵之際,境外的OTT集團業者也以重金投資本土節目的製作與發行,當在不同的OTT平台做出影視音製播服務時,網路的點選視訊在移動智能終端的普及與密集量化使用時,網路的管理與約制就變得毫無意義且多此一舉了。 OTT專法的設計未能考量市場的結構與全秋產業發展趨勢,以及網際網路本身的自由放任特性,用人為立法手段來設立專法管理網路OTT,尚未上路就已是災難一場。

▲協會理事長錢大衞認為NCC應將打擊盜版維護列為當務之急。(記者 辛澎祥/攝)

延伸閱讀